程天君教授做客書院沙龍第一百一十四讲 讲述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困境与反思”

 1128日上午,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社会学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程天君教授应邀做客書院沙龍第一百一十四讲,做题为“教育社会学:研究、困境与反思”的学术报告,报告由王占军副教授主持。


 程天君教授此次報告主題圍繞“何謂教育社會學”、“教育社會學的內在焦慮”、“教育社會學的外在困境”三部分展開。首先,就“何謂教育社會學”這一主題,程教授根據傳統的教育社會學和新興的教育社會學對“教育社會學”的不同界定,帶領同學們推敲了教育社會學的本質屬性。教授指出,傳統的教育社會學的基本取向是運用社會學的基本理論來解決教育問題、實踐問題,強調的是社會學知識在教育實踐中的直接應用,強調確定行動的指南和規範指導;其研究過程基本上是一個價值判斷過程,並指出教育社會學的致命缺陷就是把社會學等同于教育學。而新興的教育社會學則強調事實判斷,摒棄價值判斷;這種教育社會學主張教育社會學只負有認識和分析教育現象的使命,沒有闡述實踐的義務,它區別于教育學的一個底線是本職工作。但教授同時也認爲,在實踐當中,只做認識和分析,而不做深入探討和對策分析則是十分困難的。教育社會學是社會學應用于教育領域,而不是教育學與社會學的交叉的産物,對教育社會學的歸屬問題,目前學界對此尚無定論。

 隨後,教授就“教育社會學的內在焦慮——價值中立”指出,價值中立在實踐操作中遭遇的種種困境以及各學者試圖實現價值中立的各種嘗試,進一步揭示了價值中立在實踐層面存在諸多困難。社會學的價值中立何以可能?教授指出,社會學的發生是對兩次大革命的回應,它試圖重建社會秩序。由此可見社會學自産生之時就不是價值中立的,而是試圖對社會劇變提出應對之策。社會學肇始于現代性的危機,是對兩次社會革命的回應,帶有救贖的屬性,因而很難成爲價值中立之學。緊接著教授就日常生活中常見的諸多事物來向我們生動闡明:日常生活中的諸多事物,其本身就存在著一定的價值判斷,不可能做到絕對的價值中立。教授認爲,價值中立雖然不可能,但是在取向上我們要力圖價值中立,盡量做到客觀。

 最後,針對“教育社會學的外在困境”是什麽的問題,教授著重從學科文化之困的角度,獨辟蹊徑地闡釋了教育社會學來自保守論的教育哲學、啓蒙論的心理學以及無作用論的教育學三個層面的挑戰。針對學界對于教育社會學的誤解和懷疑,程教授認爲批判並不是一個貶義詞,恰恰說明任何視角都是有缺陷的,各個學科的視角不同,其所見也會有所不同。教育社會學傾向于解釋和闡明,在教育社會學理論與實踐結合的層面,程教授強調學者們應該秉持謹慎的態度。

 在互動交流環節程教授認真細致地回答了在場師生的提問。王占軍老師對程教授的精彩報告作了高度評價,並闡述了自己對于教育社會學些許的看法,同時也對同學們提出期望:社會學是一個有意思的學科,值得我們去細細品讀和深入探討。 

                                                                                                   图/程媛媛 文/罗家枝


【關閉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