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英副教授做客書院沙龍第一百一十六讲 讲述“从世界到文本:质性研究中的圖像资料”

 121日上午9北京大学教育质性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林小英副教授做客書院沙龍第一百一十六讲,讲述“從世界到文本:質性研究中的圖像資料”。院長眭依凡教授主持。


 中國社會科學一直亦步亦趨走在西方國家的後面,但是從曆史的維度我們如何去研究一個人的過去一個組織的過去一個社會的過去而這個“過去”,顯然不是實證研究的範疇質性研究一定是互動研究嗎?質性研究當前的困境是什麽?帶著這些問題,林小英副教授以通過什麽認識世界質性研究範式在當下面臨的困境和轉型在現實世界與理念世界之間闡釋的問題等話題來展開此次報告

 我們通過什麽來認識這個世界文字圖像還是身體?研究就是將現實世界轉換爲理念世界的過程。林小英认为,文字并不是认识世界的唯一途径。我们应该破除把研究方法划分为定性的和定量的观念,我们应该清楚的是:在面对大千世界時,应该要放下种种分类的执着,要清楚我要去认识外部世界这两者之间匹配的方式有多少种?让两者联通起来,我可以用什么样的工具和载体?林副教授强调,读书识字是人类认识世界最快捷、最有效的方式,但是无论是读万卷书还是行万里路,最终目的都是认识世界。看不等于看见,听不同于听见,因而研究是外部世界留在人类大脑中的痕迹是什么?这之中很多的鸿沟是我们继续去理解的。林副教授指出,我们理解世界的時候,总是带着自己的文化观点,而这是没有错的,我们只有在基于自身认知结构和文化传统之上時,才有可能将其他事物纳入自己的认知结构,进而追问:自然科学的范式在解释人类文化時是真的适用的吗?

 研究主題的選擇必然是解答自己的困惑同時更深层次的是对自身文化传统加以反思進而追問研究的意義是什麽。我们做研究的意义最终要触及到的是我的存在方式是否合理,我们现存的生活方式是否合理,因而作质性研究不是就方法论方法,而是要探究方法背后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不去清理的话,很多時候我们只是学到了皮毛。普通大衆是如何來篩選自己捕捉到的關于世界的碎片从圖像的角度来看我們的篩選標准是什麽在做圖像研究時第一个要涉及的就是我们是如何筛选和排列圖像的;我們要通過各種方法來尋求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林小英強調:來自一個文明古國的研究者,我們必須要有這樣的自信:作爲有著悠久曆史文明的國家的研究者,我們應該有自己獨特的方法;沒有獨特的方法,我們至少該有獨特的視角;沒有獨特的視角,那我們至少要有自己獨特的意義追求。

 林小英指出从圖像的角度来认识世界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即是一種自我呈現。進而追問:語言和圖片是什麽關系呢?是相互證實還是證僞?這種相似性原理是我們習慣性的心理機制,做研究就是要把這種相似性的機制用文字的方式表達出來。能不能用圖的方式來解釋圖?這其實是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方法論的難題,這個難題到現在還沒有解決。出路在哪?這個出路是非常悲觀的,即是人類文明走向越來越單一化。無論我們學習何種研究方法,它如何能夠滋養研究者,如何能夠幫助研究者來更好地站在自己的研究領域來做出應有的貢獻?林小英認爲,研究在于让我们的盲点越来越小,最后回馈到教育与教学之中去,只讲方法是没有意义的,进而希望我们清醒认识到:做研究時先不要纠结于方法的优劣,而先要考虑的是:我是怎样的人?我面对的世界是什么?它有着纵向的历史的维度和横向的空间的维度。

 在討論交流環節林副教授認真解答了師生的提問眭依凡教授对林副教授的精矔rǜ表示由衷感謝並從自信、質疑、敢于挑戰、國際視野、知性”五個層面對林小英的報告作精彩總結。

                                                                                                    图/程媛媛 文/罗家枝



【關閉頁面】